民意通旅游财经 水母网> 莱州新闻网>文苑
饲草·弟弟·玉米粒

2016-04-27 16:35:31

来源:   文/姜秀杰



  小时候,我家门外的南院原是一处老“五保”户。后来,那院子便成了生产小队储存饲草的地儿。就是将玉米秸子铡去根部尺半左右后再码成草垛,那是队里的牲口冬春的饲草。那草垛刚垛起来差不多有两层楼房高,小孩子仰着脸都看不到顶尖。我看了,一下子想到了刚学得一个词:巍峨!把这样一个壮观的词儿用在草垛上?嗯,值。

  大人们不高兴了,嫌这草垛碍眼,说:快过年了,人家都是“出门见喜”,咱家可倒好,出门见个大草垛,山样儿大,心情都压抑,真烦人!“哎,快请‘愚公’老人家吧。”弟弟看节目后学话说。

  我生怕家人闹事惹得队长不高兴真“移山”可咋办(细想,那是不可能的,那不是件小工程),少年的我心灵还是那么脆弱和单纯,为那垛饲草颇费了些心思。我的脑海里竟出现了春节衍生的一些情素,我灵机一动,把“喜”变成“财”(柴),大声地说:“咱家这叫‘出门见财’———山一样的大财(柴)垛子呀!”我这一出口不打紧,最高兴的是奶奶,满脸的皱纹立马笑成盛开的山菊花,窝罗着少了几颗牙的嘴巴说:“是财,大垛子财。孙女说得好,让人心里又明亮又顺畅,过日子图得就是吉利,说得好啊!”

  一个谐音,不仅提升了一个草垛的身价,还驱散了全家人的压抑之感。真感谢咱的乡音俗语,“财柴”同音。

  实在说,我对那玉米秸垛的情有独衷,可真没想什么财不柴的,我向往的是里面漏掰的小棒棒上面乳牙般的粒儿。

  那还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的三秋大忙季节,大片大片的玉米成熟了。收玉米,可是力气活儿,那是正壮劳力相当要劲、一点都不亚于割麦的激烈场面。男女正劳力一字摆开,一般都是前面男人挥动小镢头杀(刨)倒,十二、三棵一铺(堆)子;后面妇女们紧跟上掰棒子,掰下棒子后还要把秸棵子再打成捆;接着小车队的小伙子把棒子运回场院。

  没有发令枪声,也没有助威呐喊,天上的太阳是时间,脸上的面子是尊严,时间和尊严这两大动力,足以让人拼了命地往前赶。流水线似的作业几乎是环环相连,谁都没法落后,也没法懈怠。队长满地里转,时不时地抽查检查,看谁的(玉米)根子没刨起来;看谁的棒子没拾干净;尤其是检查掰棒子的,常把秸子从根踩到梢看硌不硌脚。

  尽管如此, 忙极了、累极了,谁都有疏漏的可能,队长也有走眼的时候。这就让“超生”的或营养不足的玉米小棒子能拘在“母亲”怀里多待上些时日了。

  上年春末,干燥的春风刮了一天又一天,刮得人们心焦饿乱。青黄不接的大半个春,家里的粮囤和我们的肚子一样干瘪,农民们的胃肠被折腾得没了一点骨气,动不动咕咕乱叫,“可饿死了”已是频繁出现在人们嘴上的口头语。粮缺草也不富。那些日子,我看到娘做饭,总是眼瞅着锅底下的火不肯多续一把柴,用“熥熥”来闷熟锅里的菜团饭食。哦,家里的烧草也快青黄不接了。不懂事的孩子们不仅肚子叫,还不停地哇哇哭闹,不知道大人的心该是多烦多焦。

  弟弟快六周岁半了,小脑瓜挺灵性,他倒是不哭闹,就是贪玩,娘说麦后就让他上学,好早点认字也受点拘管。

  弟弟比我小四岁。近五十个月的距离让他成了宠儿,娘总叫我让着他,活,我得多干;地瓜干儿给他的也比我多几片;晚上娘还搂着他在身边睡。特别是他不用哄孩子,还说让他早进学堂。当年我那么渴望早点背上书包,哭,也没捞着实现愿望。我和哥哥姐姐都是完成了“哄”的任务才让上学的,弄得我们在班里都属于“大哥(姐)大”,就是学习好点儿也都算不得优点,更得不到赏识和实惠。为此,我曾幼稚地想:要是我最小该多好啊。

  那时老“五保”奶奶还在,生产队里的饲草还存放在饲养窒拥挤的小院里。那小院隔我们家挺远,平日里我从未关心或在意那里,不就是十几头牛啊驴的,与我家没啥关系。可就是那一天,那拆卸下准备过铡的饲草秸子,却对我产生了极大的诱惑。

  那是个礼拜天,也没多少作业,少年老成的我很自觉地拿起草篓,准备去野外拾点烧柴。我递给弟弟一只小筐,带点命令地说:“走,咱一块去。”贪玩的他才不买我的账,朝我做了个鬼脸便溜之大吉,留给我一付无忧无虑、无牵无挂和无羁无绊的现代小儿郎形象———好象故意在气我。

  我正怏怏不快、恹头耷脑地路过饲养院,一下子看到大人小孩的都在从大垛上御下的玉米秸里翻腾着找什么,近前细瞅,原来是找(复收)小玉米。有人兜里已鼓鼓囊囊,有人手里也卡着几穗,还有的已扎成小把儿。虽然都是掉“牙”的、虫咬的,籽粒多半都失去了金黄色,象极了小儿乳牙或大蚂蚁蛋蛋,可毕竟那是米啊,还有比米更亲的东西?正在这时,还真有位中年男人摸着个大棒子,快有一迟长的大棒子啊,瞧那高兴劲儿,简直象发现了棵“千年棒槌”,想藏都憋不住,“啊呀,多大、多大呀!”他忘形地喊着,心里还不知多感谢“那位”干活粗心的人呢。大家都围拢过去参观,象羡慕人家中了头彩一样。“啧啧,真是‘人的时气鳖的命’真有福!”看看吧,真有这样的女人,干嘛话里爱掺些杂质?真是羡慕嫉妒恨再加沮丧,女人哪。幸亏那捧着“千年棒槌”的人只顾了兴奋没听见,说不定还有场口舌战呢。说实在的,漏掰了这么一棒大玉米,毕竟是极小的概率。真为秋收时的“那位”妇女后怕和侥幸,如当时被队长查出,那可不是一场口舌战,还不得被队长训她个人仰马翻?

  那天阳光真明媚,我的心情也和阳光一样,虽然被玉米秸子划得浑身刺痒,但依然欢快愉悦,因我后来的运气也不错,不仅找了好几穗小棒棒,我还摸到了一棒“百年人参”,虽个头小点,籽粒可饱满,金黄金黄,真也喜死个人的。

莱州新闻网

版权声明  新闻爆料热线:0535-6631311

相关报道
关于水母网 | 集团介绍 | 集团邮箱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法 | 版权声明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新闻登载许可声明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170009    
增值许可证:鲁B2-20050050号     广告经营许可证:鲁工商广字08-1685号     公安部备案号:3706020200012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电话:12377   举报邮箱:   侵权假冒举报:0535-1231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35-6631330   举报邮箱: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专区暴恐举报

  • 水母网官网微信

  • 水母网官网微博
烟台日报社 本站官方网址www.shm.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