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意通旅游财经 水母网> 莱州新闻网>文苑
童真

2016-12-26 17:19:34

来源:  

文/姜秀杰



    松松昨夜睡的火炕并不热,可他却像一条小“沙里拱”鱼儿,翻来覆去地好生兴奋。姥姥慈爱地说:“睡吧,天还早着呢,赶明儿我会叫醒你的。”说着,习惯性地用那干核桃般的手轻轻地拍着松松的肩背,一首顺口溜似的催眠曲,犹如细细的小溪从她的嘴边慢慢地流出:“小松松呀快睡觉,明天就要进学校,鸡公公呀唱早歌,小猫咪咪不撵道;先学‘啊我鹅钩鱼(a o e j u)’ ,再往‘十百千万’跑, 松松使劲学文化,知识装回一大包......”“不是一大包,是一书包。”松松似睡非睡含糊不清地呓语着,手还不停地乱摸,像是在抓衣服还是在抓书包? 姥姥又摸着他的小手,慢慢地越拍越轻,“小溪”越流越细,最后像拐进山旮旯里去了。松松翻了个身,进入了甜甜的梦乡。

    今天这是怎么啦?太阳公公和鸡公公在比赛谁是睡懒觉的冠军吗?姥姥干嘛说话没算数呢?松松顾不得那些了,自己蹑手蹑脚起了床,轻轻地穿戴涮洗完毕,往大镜子跟前一站,嘿,镜子里的小男孩儿还是昨天的松松吗?刚理过的小分头,头发亮亮的;蓝条绒的学生装,那是爷爷从东北威虎山下邮来的;黄裤子中缝还塞了一条红线牙儿,那是妈妈的手艺;最时髦的还是小叔送给他的这只帆布黄挎包,包盖上还绣着一个鲜红的“忠”字。“忠”字,在那个年代可是使用频率最高最多的字眼,什么“忠”字歌、“忠”字舞,表忠心、献忠心,一切围绕“忠”字转。

    那时乡下没有幼儿园,也没有电视。可松松从小就对事物心领神会,不是吗?在全大队的社员大会上,他总是被抱上桌子, 唱几首“忠”字歌:“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 或“新苫的房,雪白的墙,屋里挂着毛主席的像……” 他还会自已拍着小手说几段“忠”字快板儿呢:“东风万里传捷报,大家奔走在相告,山也笑,水也笑,“九大”指出光明大道。”

    且不说那露着牙豁的小嘴巴里送出的是否字正腔圆,单就那纯真的表情、可爱的娃娃脸和甜润的童音,就让人喜欢的不得了。大家总会不约而同地为他拍掌、点头伴奏,每曲歌毕,众人总要抢着抱他、扔高什么的。要不,村里人怎么会说:瞧人家老史家那小子,从小就这么灵气,又这么正气,真给老史争气,长大准成大器。一点没错,正如人们所料,长大后的松松成了国家研究钢材的高级工程师。

    是啊,松松确实是个好孩子,穿衣戴帽也那么认真。瞧,他在镜子前面又整理了一下“中山装”式的衣领,心想,爷爷要是给捎件黄衣服多好,衣领上让妈妈给缀上两面红旗(他从京剧“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的红旗挂两边”当中想的),那该多神气!对了,要是再有颗红五星,爸爸刚买的那顶黄军帽不也神气了?那简直就是一位解放军“叔叔”啦,那才叫真帅呢。松松的心里从小生着崇高的理想。

    松松越想越美,越想越陶醉,情不由己地在镜前走起了“一二一”,那胳膊腿甩提得那个认真哟,嗯,最漂亮的还属那只黄挎包,他爱抚地又拍拍包盖上那鲜艳的“忠”字,满意地抿了下嘴。

    也不知他随便吃了点什么,趁大人还没起床,他就悄悄地扛起课桌———一只方凳,提起一只小马扎儿,迎着曙色,向村东新落成的“麻前小学”———十一间刚修缮的民房走去。晨风里,松松真像一棵蔚然的小青松,挺拔,鲜亮,朝气盎然。

    三间屋的教室里,一下子涌进了三十好几个学生,确切的说,是从未进过学堂的孩子。用现在的眼光看,充其量不过是大中班儿的幼儿生。好奇和新鲜、陌生和胆怯交织在呜哩哇啦的嘈杂声中,简直比开锅的粥还热闹。反正是贫下中农自己的学校,又不收学费———那是小学下放大队来办的初期嘛。只要和这个村里稍有点瓜葛的任谁家一个孩子都可以来上学,光些没户口的城里娃就戗了十多个。这不,又有几位家长,一手牵着还穿着开裆裤的孩子,一手提着方凳和小马扎儿,笑吟吟地款款而来。

    要说年龄,其实还数松松最小,妈妈常说:“你这个小兔子,性子真急,本来还应该在里面多睡些日子,可你追着小年的鞭炮声到底提前跑来了。”虽然松松连六周岁还不够,可在那些孩子当中,却有一种幼年大气的哥哥样子和小小的领导风范。比如他看到家长要走有的小孩哭了,他会说:“大刚,快让你奶奶回家吧,等放学我领你回家。二妞,别哭鼻子了,让人家笑话。”老师要讲话了,孩子们还是像一窝小麻雀叽叽喳喳吵闹个不停。松松看看老师,年轻的女老师急得脸色发红,唉,这可咋办呢?松松站起来,四下看看,脸也急出了汗。忽然他大喊一声:“都别嚷嚷了,快听老师说话吧———”不知为啥 ,教室里顿时安静了许多,老师都为之一愣。 上课了,年轻的女老师绘声绘色地讲述“毛主席万岁”的故事,首先讲述了《为人民服务》的片段。松松牢牢记住了“三个互相”;又讲毛主席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爬雪山过草地吃草根嚼树皮的艰苦,“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出身的女老师竟情不由己地轻轻唱了一段(那个年代也提倡这样的教学方式):“雪皑皑夜茫茫,高原寒炊断粮,红军都是钢铁汉,千锤百炼不怕难......”女老师悠然刚毅、声情并茂的歌声,把自己都感染得泪花闪闪,哪些个稚气未脱的才刚刚认识这个世界的小牛、小虎和小兔们,一下子都成了无声的鸦雀,一双双小眼睛象刚刚钻出地面的双子叶豆苗,充满了专注和神奇,教室里掉根针都能听见响声。女老师为自己讲课的过分投入感到有点不好意思,她揩干净脸上的泪水,向后扬了一下蓬勃的短发,笑了一下问:“大家说,毛主席好不好?”“好———”异口同声,童音甜润绵长。

    忽然小松松站了起来,扑闪着一双纯洁的大眼睛,非常认真的又特别天真地说:“老师,毛主席这么好,咱别管他叫毛主席了。”“噢?”老师惊奇又纳闷儿。松松接着说:“咱都叫他毛爷爷吧!”有好些个孩子也都附合着“叫毛爷爷吧———”

    “是啊是啊,毛主席他老人家真是比爷爷还亲呢。小朋友们,哦,同学们,谁记住了毛主席教导我们的‘三个互相’?”女老师满面笑容充满期待地用眼睛扫视了全班。忽啦啦举起了许多只小手,没举的同学看到多数举了也不知所措地慢慢似举非举。(因为还叫不上名字)老师指了几个挺精神的同学,结果一站起来脸就红了,还有的站起来后只是一脸的茫然,根本不知道老师让干什么。只有松松不声不响,最后才慢慢举起手。老师和蔼地示意他回答,松松站起来,脸上充满肯定但还有一点询问道:“老师,是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吧!?”老师激动得使劲儿地点着头肯定着,并带领全班同学鼓掌。为加深“三个互相”的印象,老师又接着举了几个团结友好的小例子。

    兴兴奋奋新新鲜鲜的几天就这样热闹地过着。

    一天下午放学后,天都快黑了,家里还不见松松回来,爸妈东问西寻找不到他的影子。这孩子刚进了学堂才几天,咋象个小大人似的,又去哪儿了?那时虽没有拐卖儿童一说,也担心井井湾湾的地方。听下田回来的人说,松松拿着小锄往西坡走了,爸妈便急奔而去。 远远地看到一个模糊的小黑影在移动着,走近一看,松松正在他家邻居接杏姑姑家的自留菜地里紧张地忙碌着。在他锄过的菜畦里,一棵杂草也没有,土层平整松软,小苗挺拔茁壮。爸爸望着满脸是汗、浑身泥土的儿子,不解地问:“你怎么到这儿......?”“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没等爸爸问下去,松松直了直小腰板,随手又抹了一把汗,白生生的小模样更是成了大花脸。接着非常认真的用刚刚学会的半生不熟的普通话说:“毛爷爷教导我们说: 要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接杏姑姑帮咱们种土豆来着,她现在正忙,我帮她锄锄草,这就叫......”妈妈抢着说:“互、相、帮助!对吧?嗬,俺松松还真是个‘活学活用’的榜样哩。”妈妈边说边捧起松松磨出水泡的小泥手,心疼的用嘴轻轻地吹着。

    这当儿,爸爸早已麻烦利地锄完剩下的地段。整洁酥软的菜畦象穿上了漂亮的新装,菜苗儿在徐徐的晚风中散发着幽幽的清香。

    劳动过后的松松虽然有点累,但心情惬意极了。回家的路上,松松望着夜幕上的点点繁星(那时的天空可清了),突发奇想地问:“姥姥说每个人头上都顶着一颗星,哪一颗是我的呢?”三人在仰脸的同时“那颗!”“哪颗?”地指着,“噢,就那一颗,正闪着!” 父母几乎是异口同声。

    “是吗?”小松松茫然地看着苍穹,思索着......

莱州新闻网

版权声明  新闻爆料热线:0535-6631311

相关报道
关于水母网 | 集团介绍 | 集团邮箱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法 | 版权声明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电话:12377举报邮箱: 侵权假冒举报:0535-1231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35-6631312举报邮箱(未成年人的举报平台):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山东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站疫情防控有害信息专项举报入口:jubao@shm.com.cn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专区暴恐举报

  • 水母网官网微信

  • 水母网官网微博
烟台日报社 本站官方网址www.shm.com.cn